九龙图库乘乘图库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九龙图库乘乘图库 >

  • 面对家暴你会如何选择?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9-06-30点击率:
  •   只是一句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通常会让一些饱受家庭暴力之苦的她(他)选择忍气吞声;由于被害者与施暴人有着非常亲密的家庭关系或血缘关系,被害者对家暴会具有相当大的容忍度;许多施暴人顽固地认为那是自己家里的事,别人无权干涉。

      对家暴零容忍,有赖于相关法律的完善、当事人自我意识的觉醒,以及更多社会力量的援助。只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将家暴看做是“家务事”,勇敢争取社会支持,拿起法律武器,家暴才能真正离我们远去。

      从认识到登记结婚,小兰与丈夫陈某仅有一个多月时间,属于典型的“闪婚”。双方在婚前缺乏了解,婚后才发现生活习惯、性格等各方面都有很大差异,夫妻俩经常为生活琐事吵闹不停,小兰遭到多次毒打。5月5日晚上,双方因小兰要回娘家一事再次发生争执。陈某对小兰大打出手,并用绳子猛勒小兰的脖子,要不是小兰呼救及时,很可能性命不保……被家暴多次的小兰强忍悲痛报了警,从此她就寄宿在朋友那里不敢回家,直至夫妻感情进一步恶化而离婚。

      王某刚过30岁,初中文化的他整日游手好闲,工作没有一份是做得长久的。时间久了,王某不仅不工作,在家也什么事都不干,还时常向老母亲要钱花。老母亲稍有怨言,王某便骂骂咧咧甚至动手。四年的时间里,王某多次因琐事殴打老母亲,导致老人左右股骨骨折、右肋第九肋骨骨折、双前臂大片状皮下淤血,王某甚至还用塑料护套电线,将其母亲双手绑在椅子上,直到家中有人来访,老母亲才获救。

      前些年,宋某经人介绍认识了离异男子董某,之后两人结婚。董某让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小娟与宋某同住。刚开始,宋某还能做好一位母亲。时间一长,宋某与公婆、小姑子产生不少摩擦。宋某便开始把矛头指向年仅5岁的小娟。从掐肉发展到踹踢,再到后来干脆用扫帚、木条抽打,逐步升级。前后一共施暴6次,导致孩子因受虐待身心严重受伤害。

      几年前,男子许某与女子张某结了婚。婚后,许某因自己性无能,采用各种方式开始对妻子进行,完全不顾女方感受。不堪忍受的张某两次起诉至法院,终于解除了与许某的婚姻关系,一段孽缘得以结束。

      “家暴的种类分为很多种,包括身体暴力、语言暴力、性暴力和冷暴力等。面对无处不在的家暴警情,为保护受害者,2018年度苏州公安开具‘家暴告诫书’87份,今年以来已开具22份。”苏州市公安局反家暴接处中心民警胡琪磊告诉记者。

      6月24日上午,在五卅路148号市妇联权益部信访室,居吉、蔡晓倩两位接待来访的工作人员,正忙着登记前来反映情况的相关人员信息。除了专用的表格台账,她们还记下了厚厚几大本材料。记者发现,在这些记录中,反映婚姻家庭的大约占了七成,而反映家庭暴力的约占三成。说话间,一名右眼被打得青紫的女子走进门,张嘴就请求妇联人员赶紧帮帮她,实在过不下去了。原来,这名女子因多次遭受家暴,早在2017年就与丈夫离了婚。可考虑到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,离婚后两人依然“同在屋檐下”,不思悔改的前夫还是不时对她打骂……

      “家暴的发生是不分民族、种族、学历和职业的,社会压力的加大会反射到家庭。”

      苏州市妇联权益部部长朱敏介绍说,这些年,市妇联接到的家暴投诉量年均为260起,2018年苏州全市332起、市区247起,2019年以来仅苏州市区家暴投诉量就有132起。家庭暴力投诉量的增加,从侧面反映我市家暴受害者对自身权益有了更明确的认知。特别是2016年3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正式实施后,更多人在遭遇家暴时不再选择沉默,而是选择用法律方式维权。

      《苏州市家庭暴力告诫办法》明确了家庭暴力的性质和法律责任,让清官难断的“家务事”从此有法可依。与此同时雷锋论坛网,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维权、有关部门如何有效执行条款,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      市妇联、姑苏区法院对近年来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进行分析,发现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大多是女性和儿童,施暴方常以“家务事”为借口来排斥他人干涉。许多女性选择一再隐忍,一些伤害儿童事件即使被邻居和老师注意到了,但干涉时往往阻力重重,甚至会被孩子父母斥骂“多管闲事”。

    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明确了强制报告、告诫书、人身安全保护令等多重保护制度,以更好地保护家暴被害者权益。

      全国妇联的一项抽样调查表明,目前全国超过2.7亿个家庭中,约30%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。特别是在离异夫妻和分手男女中,暴力事件比例高达47.1%。

      陈红霞是苏州大学研究社会问题的专家,谈及家庭暴力的成因,她感慨颇多。她认为,家庭暴力不是简单的“家务事”,而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。

      从表面上看,家暴发生的导火索都是生活琐事,比如妇女没带好孩子、家务没做好、爱唠叨、孩子的教育、父母的赡养、亲戚关系处理等。而施暴者工作压力大、不顺心、酗酒、赌博、有婚外情等原因也加剧了家暴发生的概率,但背后更重要的心理因素,则是施暴者有控制对方,让家人在行为、经济甚至感情等方面服从自己的强烈愿望,进而一次次外化成家庭暴力行为。加上社会的包容、“大男子主义”等传统文化和习惯,让家暴随时可能发生。

    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由于家庭暴力多发生在家庭内部或私密空间,外界并不容易看到,所以不少人对家暴行为存在认识误区。比如,好些人认为没文化的人更容易家暴,但事实是,施暴者相当一部分具有大专以上学历,其中不乏硕士、博士。

      还有人认为,丈夫打老婆不对,但父母打孩子可以理解,正所谓“不打不成才”。实际上,反家暴法”“明确规定,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,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暴力也是家庭暴力。

      有人认为,动不动就家暴的人是“脑子有病”,但从多宗信访案件来看,施暴者对自己的行为是有控制和选择能力的,他(她)们是以施暴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强大。真正“有病”、精神上和人格上有障碍的只占极少数。

      但家暴受害方通常处于弱势地位,摆脱困境还需要有充分的自我保护意识,并具备利用各种保护机制与法律武器维护好自身权益的能力。

      苏州高新区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杨晓军表示,家暴行为具有一定的隐蔽性,鲜有目击证人,而作证的往往是一方亲属,因存在利害关系证明力较弱,因此受害者及时保存证据非常重要。比如,公安机关的110接处警记录、《家庭暴力告诫书》、伤情鉴定书、受害者到医院就诊的诊疗记录等都可以作为证据,受害者也可以通过给伤痕拍照、视频录像等方式及时固定证据。